比利时恐袭凸显欧洲反恐的结构性困难

22日发生的比利时机场地铁爆炸案,引起了全球社会的广泛关注。相比于多少有些帝国主义模样的法国,比利时不仅长期以来与世无争的和平,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ktmotor.com/,比利时而且还几乎是欧盟诸国中对待移民群体最为友善的国家。在比利时,虽然佛莱芒人与瓦隆人长期以来存在着不和,但总的来讲崇尚宽容、尊重少数的文化多元主义已经成为了这个国家最重要的特色。走在比利时的街头,你很少遇到光头党,也很少遇到如同法国、美国社区中那样对待少数族裔充满敌意的警察。北部的佛莱芒区乐善好施,南部的法语区淳朴善良,这个国家几乎可以算是世界最不排外的地方。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居然都遭到了毫无人性的袭击,这就是今天欧洲安全的现状。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大致上有三个方面的主要原因:

其一,欧洲社会的内部治理出了大问题。很多人一遇到爆炸想当然地就归咎于移民群体。其实无论这次的袭击者究竟来自何方,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欧洲的问题早已经内部化。今天肆虐于中东地区的伊斯兰国,其重要组成部分恰恰是来自于欧洲原产的极端分子。欧洲社会的恐怖威胁,虽然与欧洲外部的恐怖组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从本质上讲却是自己社会矛盾的产物。今天欧洲的主流,并不是对欧洲一窍不通的外来渗入者,而是在欧洲社会边缘成长,熟悉欧洲社会情况,拥有欧洲诸国国籍甚至从未离开过欧洲的极端主义分子。经济上的阶级分化与聚族而居的社区隔离,共同塑造了平行于欧洲主流社会的边缘社会。在这种边缘社会长大的少数族裔,一方面由于渴求平等而无机会,从而对主流社会充满愤恨,另一方面,又由于除了宗教而缺乏组织资源,从而极容易被极端宗教思想所裹挟。如果欧洲不下决心打破这种社会自发形成的隔离,那么欧洲城市少数民族聚集的贫民区里,就会源源不断地产生着自我毁灭的绝望凶徒。

其二,欧洲社会的安全结构出了大问题。随着欧盟的扩大与欧洲一体化的深化,人员大规模自由流动带来的安全问题已经成为了困扰欧洲国家的大问题。由于司法合作、敏感人员监控,往往涉及到一个国家的主权问题和该国情报安全部门最深的秘密,欧洲各国始终难以做到像一个国家那样,对社会安全予以全方位的管理。像德、英、法这样具有强大情报机关的国家,尚且难以做到万无一失,像比利时这样安全资源相对有限的小国就更加难以建立起有效的社会安全体系。

其三,欧洲社会的安全模式出了大问题。欧洲社会虽然有着漫长的中央集权传统,但随着欧盟一体化的实践,以及西方自由主义思想渐渐成为不容挑战的政治正确,政府正在丧失一些对于社会安全至关重要领域的控制权。借传播极端思想,借网络自由发展极端组织,借迁徙自由来策划跨国犯罪,已经成为了欧洲各国政府难以解决的问题。如果说,在以前的几十年里,这些问题还可以轻松地用“自由不是无代价”的来进行解释,那么在恐怖浪潮袭来的今天,人们却必须悲哀的承认,这些自由的代价可能已经构成了对于自由致命的威胁。在一定程度上,比利时欧洲诸国过于文明了,甚至丧失了野蛮保卫自身生存的能力。

在全球化与欧洲一体化的大背景下,对于比利时这样的国家而言,已经很难凭借自身的力量来保证国家安全。它或者寄托于一个统一的欧洲安全机构,或者就只能退缩回自己的国境之内,然而悲哀的是,前者可能会挑战到欧洲长久以来形成的基本价值观念,而后者则几乎是一条没有希望的回头路。在这样的窘境之中,也许比利时真的应该学习一些中国社会的经验,那就是建立某种全民的安全体系,以弥补情报安全部门资源、人员上的不足。虽然这种做法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是能够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总胜过毫无意义的全民大游行了。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